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石屋”

{以石传情、以石会友}

 
 
 

日志

 
 
关于我

《用艺术装点生活,靠信仰超脱人生》 本博若有任何功德,全部回向给尽虚空遍法界一切众生,愿一切众生皆获得暂时安乐并究竟成佛。

网易考拉推荐

800年前,18万僧众飞身集聚噶陀寺!(转载)  

2013-02-17 10:59:13|  分类: 涅槃、瑞相、神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00年前,18万僧众飞身集聚噶陀寺!  转载于:“在人间”新浪博客
800年前,18万僧众飞身集聚噶陀寺!(转载) - 武陵石屋 - “武陵石屋”

 (2010-06-12 17:08:42) 

800年前,18万僧众飞身集聚噶陀寺!(转载) - 武陵石屋 - “武陵石屋”

 

噶陀山谷(图片为辉辉师兄提供)

 

距今八百多年前,西藏著名的上师旦巴德协在东藏创建了噶陀寺。那时,为修习佛法,尤其是为修习旧译金刚密乘的僧众,从各地蜂涌而至。僧众聚集达八万人。到后世,克珠益西崩巴时,竟同时聚集十八万多僧人。在海拔四千八百米的高寒偏远的山里,噶陀寺周围出现了叹为观止的奇特景象:从各地而来的僧众,早晨以神通飞往噶陀,晚上飞回各自岩洞。飞来飞去的僧众之多,竞引来山下农民的感叹:“你们把太阳光都挡住了,我们的粮食晒不干!”。噶陀寺周围的漫山遍野,布满了身着红色袈裟的修行人,本来湛蓝色的高原晴空,竟映成红宝石一样。整整十八万僧人同时聚集,这样的盛会在佛教二千多年的历史中也是绝无仅有的。

 

发生在噶陀的神奇故事很多,而最为人津津乐道者有三:

 

      (一)十万虹化成就者


随着法脉的传播,依着噶陀传承修行的僧众不断增加,到第五代祖师益西绷时,已有十八万僧众,是法脉最鼎盛的时期.益西绷的弟子有100个虹光化身.所谓「虹光化身」,是后世所盛传修行至最高成就的表征,修行者已经完完全全将肉身,心性与空明合一,也就是与佛的光明智慧之身无二无别.成就者生前也许没没无闻,但涅盘时,早已即身成佛,全身可化成透明彩虹之光,溶入虚空中,仅留下头发和指甲,供后人瞻仰!如此殊胜难以思议的真实事迹,在噶陀传承的法脉中,截至民国初年就有十万人!他们默默地以身心实际的修行,相继不断地向世人证实,佛法所诠的确真实不虚。


          (二)千羊虹化身


据史料记载及后代的考证,有一个关于噶陀的殊胜传说:曾经在兴建噶陀寺庙时,众人非常辛苦,此时有人故意捐献一千只羊,希望建庙者宰杀享用,当时的祖师将秋巴哇允许他们宰杀这一千只羊。等他们享受满足之后,祖师将一千只羊的毛皮,骨头聚集一处,对着血淋淋的羊毛羊骨一弹指,刹那间,所有的羊只同时恢复原本活生生的模样,如平常一般吃草低鸣,所有围观的人群都惊讶无比。祖师再一弹指,一刹那间,所有羊只化作虹光,一只接着一只冉冉升空,往生极乐空性刹土。当时留下的一千只羊毛,在改革开放前噶陀寺遭受破坏时,被发现在众多灵塔中.这些存留下来的羊毛,证明了流传各地,闻名久远的噶陀千羊虹光化身的传说,确实不假。

(三)树上的三个人--—闻法顿悟三友

 

  旦巴德协祖师六十岁时,在噶陀寺传授一项重要的金刚乘大圆满的灌顶和密续教法,寺院宽阔庭院的每一寸土地上,甚至环绕寺院建筑物的屋顶及附近的房子上,都挤满了虔诚的人。地位很高的上师们,年轻的转世活佛和其他尊贵的人们,都依着他们的地位排行而分别坐在佛法上师宝座两旁铺有地毯的座位上。

 

  此时,有三位来自安多荒芜山区的瑜伽士,分别是嘉绒地区的梭摩人希热将参(亦有翻译为希热坚参),松岗人希热巴哇(希热巴瓦),卓斯甲人希热多杰,为了参加这场盛会,依着宿世的共愿,一同历经艰辛,持着手杖,长途跋涉,来到噶陀圣地。然而,他们到达得太晚了,法会现场已挤满了人潮,以致于他们连寺庙的山门都进不去.于是,他们毫不犹豫地爬上远处的一棵大树,攀在最高的树干上,凝神远望正进行的法会,专注聆听上师的法音.一些当地的农民发现衣着褴褛的三人爬在树梢间,而且全神贯注地望着远处正举行的灌顶仪式,便彼此笑着说:「树上那三个虔诚的傻瓜真是徒费功夫,虽然千里迢迢到此处,然而所获却如此之少.」


三位行者虽与上师相距甚远,但仍可耳闻目睹传法仪式的全部过程,以此因缘,得到了密续教法的口传.当他们一听到旦巴德协的法音时,即刻连接上宿世法缘.在祖师无比的加持力和弟子的虔诚心水乳交融的刹那,契入大圆满心性,瞬间印证到不可动摇的精神开悟.他们的信心和虔诚是如此坚定,他们的慧眼丝毫不被遮蔽,在所有的群众中,惟独他们三人当下自内心体验到灌顶的甚深意义.


上师与弟子三人之间虽隔着千万徒众,但密不可分的师徒关系于此刹那间形成.在上师与弟子的心性相契之下,旦巴德协欣然地告示与会大众:「此次传法的一切功德与加持,皆融于三位嘉绒人的心中.」三位求法者在法喜充满的当下,将手杖抛向空中,而后手杖落地生根,在原地长成三棵柏树.直至目前,这三棵大柏树仍郁郁葱葱地挺立在噶陀,与任何一个看见它们的众生,分享顿悟自性的大法喜.


灌顶结束时,遍知的旦巴德协面露喜悦之情,对参加法会的大众吟唱了这首喜悦之歌:


「哎玛火(意译:奇哉!伟哉!)
众生的业力与显现是千变万化的
但今日,在所有聚集此地的尊贵人群中,
多么奇妙啊!
那三位云游的乞者寻得了真正的启悟
就在墙外树梢上!」


希热将参,希热巴哇,希热多杰这三位朴实的求法者,也因此被后世誉称为「顿悟三尊」,「胜闻三友」或「嘉绒三友」.


莲师在伏藏授记中曾预示嘉绒三友之出世:

措嘉化身旦巴幻化相,
噶陀方向初燃正法灯;
噶,觉,毗卢三尊之应身,
彼之继承出自察瓦绒(嘉莫察瓦绒之简称).


后来,他们广传内密三部之法教,并依大悟境智中所流露出的智慧,著述《密意开悟》等论典,毕生为噶陀教法之弘扬尽心竭力.


旦巴德协祖师圆寂后,希热将参和希热巴哇两位回到了嘉绒.


希热巴哇在嘉绒卓克基之地,于一处有如噶陀地形的土地上建一寺庙,命名察科寺.此外,为纪念上师旦巴德协祖师的灵塔所在地,也是他闻法开悟之处的「衮布」圣地,更在寺庙旁建造一座佛塔,也取名「衮布」.此后,尊者常驻本寺,讲经说法多年后示寂.为纪念尊者,当地人建造了一座尊者的舍利塔,以供后人敬奉,这座舍利塔保存至今.


而希热将参回到嘉绒后,则在英波洛山上,修建了一间关房,修行多年.渐渐地,因前来学法的弟子日益增多,便建造了一座名为「喇嘛寺」的寺庙,后来又易名昌列寺」,以容纳众多的求法者.尔后,昌烈寺成为嘉绒地区传播佛法的中心,直至今日。此外,希热将参尊者后来在回家乡梭磨的途中,也建了一座阿底辰根迭寺.回到故乡后,则在梭磨王的护持下,修建了莫楚嘎布寺,并在此处渡过了晚年.在此期间,尊者摄受了众多弟子,广传密续不二法门,其传承弟子遍布整个嘉绒地区,是顿悟三尊中,弘法利生事业最为广大的一位.尊者圆寂在本寺,梭磨王为尊者在王宫附近,建造了一座舍利塔,以供后人瞻仰。


希热多杰则终生未曾回到故乡,常住噶陀,毕生修行,最后成就虹光化身,融于法界,遗留下一件虹化时所穿着的羊皮衲衣。


为了纪念三位尊者的不共殊胜成就,噶陀寺在「衮布」圣地,聚集了三位尊者的法物与灵骨,建造了一座舍利塔,尔后为了保护舍利塔免于雨水的浸蚀,便于外部加盖了一座小佛堂,供后人敬奉礼拜,保留至今。 

 

 

 

 

800年前,18万僧众飞身集聚噶陀寺!(转载) - 武陵石屋 - “武陵石屋”

 
噶陀纪念闻法顿悟的嘉绒三友建的小屋(图片为辉辉师兄提供)

 

800年前,18万僧众飞身集聚噶陀寺!(转载) - 武陵石屋 - “武陵石屋”

 
小屋内的嘉绒三友佛堂(图片为辉辉师兄提供)


 

800年前,18万僧众飞身集聚噶陀寺!(转载) - 武陵石屋 - “武陵石屋”

 
嘉绒三友三根拐杖抛空落下长成的三棵柏树

(图片为辉辉师兄提供)

如今,嘉绒三友经历多次转世,依然在不断弘法利生,那么,他们现在分别是谁呢?

 

我想,很多读者已经猜到,嘉绒三友中的希热将参,就是现在昌列寺的住持,上师嘎玛仁波切(颜班.希热将参),详见《我的上师嘎玛仁波切与昌列寺》。

 

而第二位,希热巴瓦,则是现在昌列寺另外一位大活佛——上师根让仁波切,见《15岁开悟的大成就者、文殊菩萨化身—根让活佛》。

 

第三位,800多年前已经证得虹光身的希热多杰,如今的转世者是谁呢?这个问题,即便在同门师兄中,也罕有人知,末学也是直到今天上午才从一位香港师姐那里得知,他,就是身形挺拔俊逸、举止高贵端严的雪域朝阳——哈乓仁波切。由于他视名利为修行障碍,极不愿抛头露面,网上关于他的介绍仅有一篇文字,而且这仅有的一篇文字也已经被删除,只能用百度快照读出,现全文录于下(经过核实,此文为目前在北京的美女师妹叶茜卓玛撰写)——

 

  哈乓活佛,本名嘎玛·明珠·曲烈朗嘉,一九七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出生于四川省阿坝州马尔康县一个历史悠久且高贵的佛教世家,家族历代中出家修行并获得殊胜成就者数不胜数。在良好的家庭教育和浓厚的宗教氛围熏陶下,六岁那年的一天,还是普通小男孩的哈乓活佛,突然对父母说自己想做出家人,自然双亲是不同意的,认为太过年幼,需要在年纪稍长时方可考虑。于是儿时的嘎玛·明珠·曲烈朗嘉以那个年龄特有的方式来争取,不屈不挠地哭闹了一整天后,终于获得了二位高堂的首肯及家族的支持,由舅父送至后来成为其终生恩师及慈父的宁玛派大成就者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处剃度出家,并一直追随其学习佛法多年。


   哈乓活佛十三岁时进入塔公佛学院,研习显密佛法,由于勤奋聪慧、通达佛学显密之精髓而获得堪布学位。毕业后再次回到大成就者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处伺候年事已高的老上师多年,在此期间获得老上师大圆满灌顶及各种诀窍秘要的传授,哈乓活佛依教奉行及反复修证后,成为一位德行俱佳的金刚阿阇梨。土登·曲吉扎巴大成就者对他十分信任及爱护,称他为自己的“儿子”。哈乓活佛二十五岁时听从上师安排,返回马尔康主持昌列寺并在嘉绒佛学院任教。


   综观哈乓活佛的学习成长历程,可以发现他无处不显现了多世修行的慧根,比如对于许多深奥的佛教典籍,他总是过目不忘,曾经多次得到过背诵第一名的成绩。可是他却非常谦虚,经常责怪自己那时太贪玩,与自己的师兄弟们相比,真是差得太远了。各位同修,这样的治学精神和自省特质,难道不正是一位真正的佛所具备的吗?象我等凡夫俗子真是难以望其项背啊!


   当然,一位天赋异禀的活佛,他生来如此也不足为怪。证据是噶陀寺教主莫扎法王认定他为历史上著名的大成就者嘎玛·登秋的转世灵童。


   嘎玛·登秋是噶陀班智达格则大活佛的心子及侍者,终生追随其根本上师修习噶陀传承的大圆满法,经常代表根本上师到各地弘法,并多年如一日地在噶陀寺后面山上的龙萨闭关洞与虎狼为伴真实地闭关修行。宗萨蒋扬钦哲确认其为开山祖师旦巴德协三大弟子“嘉绒三友”之一,即噶陀寺最早虹光化身成就者之一的转世灵童。当今宁玛派大成就者观世音菩萨的化身措朴多洛尊者,对嘎玛·登秋也赞不绝口,认为他是实修者的典范。


   嘎玛·登秋晚年回到家乡马尔康,格则活佛将自己的法帽和传承自莲花生大士的铃、杵传授给他,并认定其为自己的传承心子。嘎玛·登秋毕生致力于弘扬佛法,且在马尔康重建昌列寺,尔后圆寂于马尔康。


   嘎玛·登秋今生的转世,即尊贵的哈乓活佛于二零零一年八月始来汉地弘法,他的讲法风格幽默生动,经教与实际相结合,深入浅出,寓意深刻,往往令人回味无穷;对不同的弟子施以不同的摄持传授方法,时时有因殊胜教法而使人开窍顿悟之事。迄今为止,因其平易近人、理论与实修并重的风范,皈依其名下的弟子已多达数千人。


   在传法讲道的同时,哈乓活佛时常率领僧俗信众举办放生活动,念经超渡各种旁生,使之从恶道中得到解脱;也经常带领弟子前往拉萨、塔公、黑水、鸡足山、九华山、普陀山等地朝圣;多次举行水供、火供、灯供、烟供等普贤供养仪式,为圣徒们消业积福;严格要求弟子们每月定期共修“八关斋戒”,以圆满大家的福慧资粮。


   以哈乓活佛为首的佛教团体举行过的众多闻名南中国的佛法修证活动中,重要的有:


   二零零一年十月举行的 “破瓦往生”传授法会,参加修法的所有居士,无一遗漏地破瓦开顶。 

               
   二零零三年六月(非典期间),首次在香港举行水供、灯供仪式,上百名信众齐聚一堂,不少居士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泪,因为一切都是那样的庄严与神圣。


   二零零四年四月,香港佛教智修院邀请哈乓活佛到港传授了为期五天的“破瓦大法”,参加人数众多。至第五日时,与会人士全部成功开顶。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香港佛教智修院再度迎请哈乓活佛率领藏地十八位喇嘛来港公开举行首次为期七昼夜的“金刚萨埵大法会”,其中有火供仪式、龙王宝瓶海上游轮自助式全素午餐放生法会。期间,哈乓活佛还亲自为港人制作金刚萨埵甘露丸,结局十分圆满,众师兄、法友无不欢喜赞叹他一心为民的悲悯胸怀。


   二零零五年五月,香港佛教智修院第三次恭请哈乓活佛抵港主持并传授为期五天的“破瓦法会”与藏传浴佛庆典。开幕式当天,香港立法局议员、香港佛教联合会相关要员成为座上嘉宾。有十一个在港的藏传佛教团体、中心的喇嘛们也参与了此次盛会,期间展出了释迦牟尼佛出生时的图片及文章。各中心的摊位前人流如织,前来了解和学习的人络绎不绝,实为一次难得的弘法盛会。


   作为他的弟子,本人虽然没有参加过这些重要活动,但总能从其他师兄处听到关于伟大上师的点点滴滴,因此,在心灵深处已认定他是自己终生的佛学指南与精神导师。是的,凡是对哈乓活佛有真正了解或认识的众生,都能对之生起真实无伪的信心、从而对佛法僧三宝生起永不退转的信心。


  在生命轮回之彻底解脱与最终成就上,哈乓活佛以大无畏的精神,始终如一精勤地指引着有缘无缘的一切有情生命。我等生于末法年代、被恶世中的炽盛五浊所包围的有缘信众,唯有以精进之心来报答这特殊的天赐之恩。各位同修,让我们携手并肩,在哈乓活佛的带领下,朝着极乐与永生的佛国前进吧!


                           毗卢扎那初创德庆郎寺
   绰曲德庆郎,距今已有一千两百多年历史,位于嘉绒地区由墨尔多神山和夏东日圣湖等环绕而成的地灵人杰之地,即今天的四川省阿坝州黑水县境内,为藏传佛教前弘期大译师毗卢扎那尊者亲手创建。


   德庆郎座落于半山腰上,其周围地势十分奇妙,从风水方面来讲,具有许多不可思议之处。比如晴空形如宝轮,四周地形则好似八瓣莲花。寺院的前下方,有两山呈双手合抱之势。前山有名为“庞丘”者,地势形如猪头,是金刚亥母修行成就的殊胜之地。后山有“阿布塔星”、“阿乌塔麦”、“阿乌塔那”三座圣山,山腰云雾缭绕,山顶终年积雪,远望犹如白色伞盖般庄严地伫立在雪域高原之上。左侧的圣山绵延逶迤如飘飞的哈达,右侧山形则似海螺。从高处俯瞰,左右两山恰如两头大象驮着我佛八万四千法门纵跳而行。还有两条水质清澈的河流一左一右地环绕着流经此地,恰好在寺院前汇为一条银链般的江水。所有的景象预示着这里必将出现精通显密二乘、智持大小五明、圆满福德智慧资粮、自他二利任运的大学者和大成就者。现今的德庆郎寺院,春天芳草凄凄,夏日百花争艳,秋季天高云淡,冬来则瑞雪纷飞,恰似人间仙境。


   毗卢扎那尊者的闭关洞就在山上,洞穴自然地形成重楼般殿堂形状。在大殿的顶层,供有魔王“玛智”的心脏和肝脏;中层里,有制伏“玛智”的刹土、内脏、地狱狭道、获得成就之圣水、观世音佛像一尊和灵丹妙药等圣物;底层里,有天然形成的三世佛尊之顶髻。故此,吉祥之日,任何经过此圣地的有情,都能听到马啸和海螺声等奇异妙音,相传是众空行姐妹在此地时常护持使然。


   毗卢扎那尊者是藏族历史上最伟大的学者、大译师和大成就者。他降生于吐蕃时代佛教前弘时期,终生致力于以佛法甘露消除有情心中的无明痛苦,实为大日如来的心传意化之身。


   早在大译师未曾结缘嘉绒之时,某日于梦中得授记曰:“雪域藏区天宇之中央,升起吉祥光明日月双,红日初照桑耶黑波山,明月皎皎当空洁如霜,嘉绒之地神圣并庄严,钟灵毓秀大德聚集乡”。预示了大译师晚年将前来此地广传佛法之兆,后来尊者果然为该地带来福祉。


   毗卢扎那出生时瑞相频现,一落地便能口诵三皈依谒,三岁时曾蒙仙人指引,得到了四大灌顶的授权仪轨。五岁时,有灵猴献果和无意中掷石亡兔后又以忏悔之心使之复活之神迹显现。自八岁始,潜心闻、思、修各种理论,很快成为闻名一方的大学者。十五岁时,受明君赤松德赞和莲花生大师之命,前往印度学习金刚密法之方便法门,尔后返回藏区,白天翻译显宗典籍,夜间则与国王一同翻译金刚密乘宝典。后遭奸人嫉害而被逐出王宫,遂前往藏区东部地区。途中为猕猴讲经时,偶遇嘉绒王所派之猎人。众猎人见其行貌异常,禀报于王。经过诸多考验及磨难后,嘉绒王认定他为佛门大智大德人士,便迎请至府并拜为金刚上师。


   在嘉绒王的支持下,大译师为了建造众比丘学僧闻思、修行、翻译、举行佛法仪式和实证无上金刚密乘等多功能为一体的处所,公元七八九年开始,大译师率众不辞辛苦,为后世留下了如许殊胜之宝寺,并且亲自组织当地贵族等具智人士于此成立译经院,将在印度所学的显密二乘经典著作翻译成藏语。该寺建成之初即成为利乐雪域民众、名震四方的的大寺。若干年后,德庆郎寺又成为后弘期佛教噶陀寺金刚座四大寺院之首和修行圣地,终年香火不断,盛名远播。千百年来,僧俗有缘信徒在此闻、思、修行得大成就者数不胜数。


                             哈乓活佛与德庆郎寺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德庆郎的部份建筑实体在历经了一千两百多年的风霜雨雪后,已经残破不堪,僧侣们的日常生活条件也日趋落伍于科技空前发达的当今时代,传统的传教方式已不能满足全世界各阶层人士日益高涨的求法需求。为了顺应佛教的发展潮流,为了使伟大的藏传佛教之光温暖全球,照耀整个宇宙,德庆郎寺必须以崭新的面貌屹立于高原群山之巅,成为新世纪佛法昌盛的光明中心,因此,社会各界请求重建德庆郎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当地政府首脑及佛教界具备远见卓识的大德们也认为重建势在必行。然而,承载了多方厚望与寄托、凝聚了千年佛法精髓的仙山名刹,必须由一位具备入世与出世的双重智慧且对于五湖四海的民众拥有无限感召力的高僧大德来主持方显众望所归。于是,噶陀寺德高望重的莫札法王把期待的目光投向了被自己钦定的大成就者嘎玛·登秋的转世灵童哈乓活佛身上。哈乓活佛虽然深感荣幸,却因天生的虚怀若谷而再三婉言谢绝。

  
   几年时间过去了,在二零零五年八月,年青的哈乓活佛终于应承了莫扎法王的殷殷重托与当地僧众及老百姓的精诚恳请前往黑水县, 正式接管并主持虽是残垣断壁但古风犹存的德庆郎寺。哈乓活佛到达黑水县的时候,当地民众欢欣鼓舞、奔走相告,众随行弟子无不被此情此景所感染折服。


   哈乓活佛虽然知道任重道远,但他心中已经有了全新的德庆郎寺的蓝图,并为这一伟业的早日实现努力地做着许多准备工作。他说建成后的寺院规模应该可以容纳五百至一千僧人,相关配套设施也要一应俱全。那么,德庆郎寺的雄姿已指日可待了。然而,这一笔多达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重建费用要很快筹措齐备又谈何容易!作为弟子,每每见到他老人家事必躬亲地日夜为重建工作呕心沥血、头上青丝几度泛白脱落,多想自己能够变成超人,好分担一些他心中的压力啊!可是,这又岂能是一个在家居士能担当得起的!


   弟子只能祈愿:在一代圣僧的恩泽和加持下,在国家开明宗教政策的扶持下,在广大善心人士的慷慨资助下,德庆郎寺必将如愿以偿地呈现其应有的繁荣兴旺之景,犹如日月永辉,为新时代的汉藏两地及世界人民造福无限。

 


800年前,18万僧众飞身集聚噶陀寺!(转载) - 武陵石屋 - “武陵石屋”
 
嘎玛仁波切

 

800年前,18万僧众飞身集聚噶陀寺!(转载) - 武陵石屋 - “武陵石屋”

  

根让仁波切

 

800年前,18万僧众飞身集聚噶陀寺!(转载) - 武陵石屋 - “武陵石屋”

 

哈乓仁波切与弟子

(此图片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52ea3b0100jcnz.html

 

                  顶礼嘎玛仁波切!

                  顶礼根让仁波切!

                  顶礼哈乓仁波切!

  评论这张
 
阅读(3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