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石屋”

{以石传情、以石会友}

 
 
 

日志

 
 
关于我

《用艺术装点生活,靠信仰超脱人生》 本博若有任何功德,全部回向给尽虚空遍法界一切众生,愿一切众生皆获得暂时安乐并究竟成佛。

网易考拉推荐

“草根”虹身成就者藏僧洛珠多丹轶事琐忆(上)/阿明(转载)  

2013-05-09 18:42:26|  分类: 涅槃、瑞相、神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草根”虹身成就者藏僧洛珠多丹轶事琐忆(上)/阿明。转载于:阿明藏博客宁玛伏藏大圆满

“草根”虹身成就者藏僧洛珠多丹轶事琐忆(上)/阿明(转载) - 武陵石屋 - “武陵石屋” (2013-05-09 15:37:42)

 “草根”虹身成就者藏僧洛珠多丹轶事琐忆(上)/阿明(转载) - 武陵石屋 - “武陵石屋”

 

笔者2012年在洛珠多丹关房所拍摄的照片

引子

 

前段时间获悉大恩根本上师丹贝旺旭仁波切最心爱的藏族弟子藏僧洛珠多丹于2013315日在北京示寂,后又间辗转得知其法体被迎请回家乡某寺显现了法体缩小的虹身成就瑞兆,乃至于在荼毗后捡得海螺与五色舍利的情况。

 

为了核实情况,笔者专程电话联系德合隆藏僧好友三丹,被告知他恰好就在丹贝旺旭仁波切座前随侍,且亲眼得见了仁波切获赠的部分洛珠多丹的荼毗舍利,并答应尽力搜集洛珠多丹相关荼毗情况与舍利的照片。因三丹不甚熟悉网络传输文件,笔者一直耐心等候……

 

近日,笔者通过网络获得了部分洛珠多丹的荼毗现场及舍利的四张图片,经谨慎考证的确系无误,由此将四张图片刊载分享,并同时将笔者对洛珠多丹的轶事琐碎记忆随便写出分享,祈愿吉祥!

 

惊叹证兆

 

“草根”虹身成就者藏僧洛珠多丹轶事琐忆(上)/阿明(转载) - 武陵石屋 - “武陵石屋”
 

洛珠多丹荼毗所得五色舍利及牙齿等

 

笔者通过网络获得的四张照片中,有两张为遗骨舍利张片。其中,在瓷碗中所乘的遗骨和舍利,笔者粗略的数了一下:牙齿遗骨约有七枚,海螺舍利越有七八枚,还有五色舍利若干,目光所及纯白、浅黄、深黄、浅红、深红、墨绿、深蓝的舍利均有,因为图片分辨率很低无法全部详细辨认。另外一张照片,应该是附着于一块遗骨上的海螺舍利,因为单独拍摄,因此较为清晰。

 

“草根”虹身成就者藏僧洛珠多丹轶事琐忆(上)/阿明(转载) - 武陵石屋 - “武陵石屋”
 

洛珠多丹附着于遗骨上的海螺舍利

 

对于五色舍利所表征的成就,在大圆满重要密续《金刚萨缍意镜续》中有:“若现蓝色坚固舍利,于毗卢遮那佛刹土现前成佛;若现白色坚固舍利,于不动金刚佛刹土现前成佛;若现黄色坚固舍利,于宝生佛刹土现前成佛;若现红色坚固舍利,于无量光佛刹土现前成佛;若现绿色坚固舍利,于不空成就佛刹土现前成佛;若现五色坚固舍利,则成就五身圆满任运果位。对于佛法修行者在荼毗时获得海螺舍利而言,这是行者至少证得七地菩萨果位的征兆,这在藏区属于常识。

 

“草根”虹身成就者藏僧洛珠多丹轶事琐忆(上)/阿明(转载) - 武陵石屋 - “武陵石屋”
 
洛珠多丹荼毗显现的网状“彩虹天幕”

 

另外两张天云的照片据说是洛珠多丹荼毗时拍摄的,至于为何拍摄以及表征如何则语焉不详。以笔者浅薄所知判断,第一张在天空中显现圆环状网格七彩虹光的照片,应该就是在《金刚萨缍意镜续》中记载的“彩虹天幕”,其原文为:“修密者圆寂时出现彩光、妙音、坚固舍利、大地震动等瑞相。彩光有二种:光环如虹幕相、光线如梯形相。若现光环相者,五日后安稳得现前成佛;若现光线如梯形相者,七日后现前成佛。

 

 “草根”虹身成就者藏僧洛珠多丹轶事琐忆(上)/阿明(转载) - 武陵石屋 - “武陵石屋”

 

 

“草根”虹身成就者藏僧洛珠多丹轶事琐忆(上)/阿明(转载) - 武陵石屋 - “武陵石屋”
 

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荼毗时显现的“白光”成就证兆

 

在龙钦巴大师的传记中有这样的记载:“(龙钦巴大师)以法身佛的坐姿进入了原始法尽地。此时,明亮的天空出现彩虹天幕”。在笔者近日阅读二世敦珠仁波切传记《无畏金刚智光》(P39)中引述《佛身炽然舍利续》有:当一位大圆满行者离开身躯时,可以被察觉的证悟征相,以及那些征相所代表的意义。若死后有层层光环围绕的光圈出现,代表此人已证得究竟佛果。若有一道光芒向上直射,表示此人无需经历中阴,已经在瞬间获致证悟(引注:宁玛当地著名大德土登曲吉扎巴示寂荼毗时曾经显现此种证兆,有网络图文为证)……”

 

“草根”虹身成就者藏僧洛珠多丹轶事琐忆(上)/阿明(转载) - 武陵石屋 - “武陵石屋”
 

 

剩余一张天云照片

 

笔者个人也是此生首次得见虹身“彩虹天幕”证兆的实录影像,深感稀有赞叹,向拍摄者及辗转分享者深切感恩。另外一张天云照片,以笔者浅薄所知不能推测出有何意义,待将来见到三丹时是否有所提示启发。(或阅读此文的佛子博友有所了知,还请不吝赐教,在此先行致谢!)

 

仅以洛珠多丹法体缩小、五色舍利、海螺舍利以及彩虹天幕的证悟征兆而言,尊者此生依靠上师指授和刻苦实修确已证得殊胜解脱境界!

 

精进学僧

 

笔者大学毕业前就已下定决心,毕业后不工作直接到德合隆寺依止日月怙主仁波切修学大圆满,但由于月怙主(即慈诚藏吾仁波切)的多次嘱托,因此不得不毕业后先在北京某研究所就职,一年后在上海辞职前往藏区。

 

在抵达德合隆寺后,被仁波切指派到藏僧闭关院暂住。1998年夏,我随丹贝旺旭仁波切两位汉僧弟子诚理和益西一起到德合隆寺求法,由此成为了德合隆最早的三个汉族求法者。当年,诚理和益西就留在寺院修学大圆满,而笔者则返回内地继续大学学业。笔者的到来,意味着三位最早期的求法者胜利会师,丹贝旺旭仁波切很喜欢说将为汉族弟子修建禅修院……

 

当时的藏僧闭关院很小也很简陋,能够居住的闭关房不超过七间,我搬进去的时候仅有诚理、益西、白玉达尔塘寺阿卡尼玛,以及事后众人敬仰的阿卡洛珠多丹。

 

初次见到洛珠多丹时,并没有太多在意,当时只知道他跟阿卡尼玛一样是一位外来的学僧,因为那时丹贝旺旭仁波切的声明事业还不像现在这般遍及四方,因为人很少我们都觉得很亲切。

 

关于洛珠多丹,丹贝旺旭仁波切的侍者洛珠非常赞叹,经常转述丹贝旺旭仁波切的赞叹:洛珠多丹是我弟子里最精进修行的藏族学僧弟子!

 

身无长物

 

记得第一次跟诚理进入到洛珠多丹的房间,也没有太突出的感觉,仅仅是感觉他的生活用品特别的少,印象中除了烧水做饭的锅灶、一桶食用油、一个喝水吃饭的饭碗就没有什么了,关于修行方面的物品也很少……印象比较深的是洛珠多丹有个录音机,询问之下才知道他除了听授仁波切的闭关授课之外,最喜欢反复听授仁波切的大圆满窍诀指授录音。只是随着仁波切的事业广大,这种录音不再允许录制……对此,笔者个人以为一位具德上师摄受弟子多了,难于管理提高管理要求都是很正常,因此提醒各位佛子珍惜自己早期学法的机会,因为未必将来还有具足。

 

后来,我才慢慢的了解到,除了饭碗锅灶、日诵课本、一副铃杵、身上的僧装以及一条羊毛垫子以外,所有其他的家什都不属于洛珠多丹(都是其他上师仁波切和道友或暂借或“赞助”的)他甚至连睡觉的被子都没有。不过洛珠多丹也不需要被子,据仁波切侍者说洛珠多丹每晚都不躺下睡觉,不困的时候就打坐,困了就靠一会儿,醒了再打坐……

 

这种所谓的“不倒单”,在藏区虽然不多也不算是非常稀有,仅以德合隆寺而言就有数位,以笔者藏语启蒙老师已故的堪布噶藏嘉措(详见《解脱—怀念堪布嘎藏坚措》: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9c6180100067i.html为例,堪布的僧寮里仅有一个坐着的方盒子。我曾经询问堪布晚上是否睡觉,他回答说:“当然要睡了,只是睡的很短,因为只是靠着睡觉,因此睡不了一会儿就醒了!”

 

贫苦无依

 

洛珠多丹并不孤儿,只是家中较为贫苦,只剩下没出家的弟弟和老母亲相依为命(父亲早年病逝)。就像其他的藏族家庭,洛珠多丹出家的决定深受老母亲和弟弟的支持。只是由于家中贫苦,加之家乡(四川甘孜某地,具体不详)距离德合隆寺路途遥远,因此洛珠多丹不像阿卡尼玛这样的当地僧人,可以经常得到家中的“生活补给”。

 

某天,藏僧闭关院的大门被一个骑马而来的中年藏族男子敲开,老尼玛问答之间才知道此人是洛珠多丹的舅舅,骑马跑了数百公里专程为他送来了一些食物——一大袋糌粑和一小袋酥油。这是笔者在闭关院将近一年的生活中,所知道的洛珠多丹家里送来的唯一的“生活补给”。

 

很多汉族学子向往着到藏地出家,绝大多数根本不了解藏区寺院的实际情况。藏区寺院并没有汉地寺院“大锅饭”的经济模式——僧众的衣食住行所需均由寺院供给,而是由僧人自己的家人供给,每年例行法会才有念经供养,但那点微薄的供养对于长期的生活来说仅是杯水车薪。

 

虽然丹贝旺旭仁波切也经常接济洛珠多丹,但由于各方面的原因,也不能成为稳定的经济支持。据说,每逢洛珠多丹断粮了,就会自己到附近的化缘念经,不收取供养仅是像施主索取闭关的道粮——糌粑。

 

那时,笔者也尽力做了金钱供养,但洛珠多丹死活不接受,以个人看来这其中有修行者道骨和自尊的成分,因此也不再勉强,只是偶尔送过去一些自己做的相对好吃的汉族事物——诸如面条、馒头之类,每次洛珠多丹都是欢喜接受从不拒绝。

 

前世木匠

 

洛珠多丹并不是自幼出家,而是在大约二十多岁后,忽然对整个轮回生起了极大的厌离,对坐山禅修的生活生起了极大的向往,因此在自己家乡的寺院出家,而后在阿卡仁波切(即丹贝旺旭仁波切的根本上师,当代大圆满硕德多丹罗珠坚措仁波切)座前受比丘戒,而后又赶往阿卡仁波切的寺院(即多丹罗珠坚措仁波切所创建的多丹寺)依止修学大圆满……至于为何在多丹仁波切还未示寂的情况下,赶至德合隆寺向丹贝旺旭仁波切求法,则不得而知了。

 

洛珠多丹的汉语相对通达,可以说些不涉及佛法的一些简单汉语会话。某次闲聊中,洛珠多丹谈起了自己的前世。

 

某次,洛珠多丹途经班玛县,于是顺便去拜见以空行耳传授记而著名的伏藏上师拉保活佛(也被称为兰参木活佛,为果洛班玛县噶托属寺多贡玛寺寺主活佛,被认为是噶托鼻祖当巴德协化身,是丹贝旺旭仁波切重要弟子,也曾应邀为丹贝旺旭仁波切传授自身所掘伏藏教法)。就在刚刚见面还未开口讲话的情况下,拉保活佛不假思索迅速书写了一份空行耳传授记给洛珠多丹,在授记的内容提到:“洛珠多丹前世是甘孜的一位普通木匠,因对佛法解脱生起了的向往,于是从自己的家乡甘孜磕长头到拉萨朝圣,以此功德回向菩提解脱道。”

 

至于空行授记的其他部分,不管我们如何询问,洛珠多丹三缄其口不愿提及。

 

 

待续…………

                           顶礼洛珠多丹尊者!

                     顶礼洛珠多丹尊者!

                     顶礼洛珠多丹尊者!

阿明首发于www.aming.cc

20135.9

  评论这张
 
阅读(4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