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石屋”

{以石传情、以石会友}

 
 
 

日志

 
 
关于我

《用艺术装点生活,靠信仰超脱人生》 本博若有任何功德,全部回向给尽虚空遍法界一切众生,愿一切众生皆获得暂时安乐并究竟成佛。

网易考拉推荐

阿赖耶识”和“如来藏”杂说/老梵(转载)  

2013-09-08 13:15:56|  分类: 佛教、佛法、佛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赖耶识”和“如来藏”杂说/老梵。转载于:阿明藏博客伏藏大圆满禅修

阿赖耶识”和“如来藏”杂说/老梵(转载) - 武陵石屋 - “武陵石屋” (2008-10-30 21:53:07)


 

阿赖耶识”和“如来藏”杂说/老梵(转载) - 武陵石屋 - “武陵石屋”
 

 

  一、阿赖耶识和如来藏的异同:

 

  首先来谈谈阿赖耶识的概念。在唯识学说中,人的心识分成八个部分,前五个分别为人的五种明显识别功能,即眼、耳、鼻、舌、身五识,但于思维了别功能时,根据意识的不同层面和各自担当的职能,唯识家们将意识分成了三个部分,一是意识,为第六识,二为末拿识,为第七识,三为阿赖耶识,也就是所谓的第八识。(在中观中,对意识不作这样的区分,所以不说第七识和八识)

 

  凡学过唯识的都一定知道,阿赖耶识又叫藏识,意思是说它具有“能藏、所藏、执藏”三种功能,能够象仓库一样,可以含藏无始以来无量无边的善恶无无记种子,并且执持不失。所以我们无论想什么做什么,阿赖耶识就会将其含藏而成为“因”,而后种子爆发就成了“果”。由于它具备让“因”异时异地而成熟为“果”,所以又被称为“异熟识”。

 

  阿赖耶识有一性能叫“无覆无记”,“覆”是遮盖的意思,“无覆”就是不会遮盖,无记是说阿赖耶识没有“苦”、“乐”二受,只有“舍”受,所以无论什么种子,阿赖耶识都一概接受下来,不做善恶分别,因为它“无记”嘛。

 

  说它无记,可不是说它如石头一样无知无觉。不然它不会被称为“识”,它也有五个相应的心所,即“触、作意、受、想、思”,五个遍行心所,既然有这个五个心所,说明它一定有知有觉,只是非常微细,而且没有善恶的分别而已。心所就是心的现象,比如贪、嗔等。

 

所谓阿赖耶识并不是离开见闻觉知,它不离见闻觉知,只是不象第六意识那样有极强分别的见闻觉知,和第七意识那样极为执着的见闻觉知。

 

禅宗中许多大师说求道于见闻觉知是“不离不即,不即不离”,“渠(见闻觉知)今正是我(真如),我今不是渠”。

 

  阿赖耶识还被分为“见分”和“相分”,所谓的“见分”,就是阿赖耶识中能够了别的那一部分功能,这部分功能被第七识(,末拿识)执着为“我”,就是所谓的“人我执”;相分就是能够变现山河大地的那一部分功能,这部分不被证知其空性,就是所谓的“法我执”。

 

  再来说说如来藏,就是“自性”、“本体”、“真如”、“无上正等正觉”,也就是我们修行要追求的那个“东西”。它和阿赖耶识是什么关系呢?所谓的“如来藏”,其实就是“清净”了的阿赖耶识。

 

  怎么是清净呢,阿赖耶识中的种子无边无量,如果要一个一个地排除来清净,那可能是了了无期。其实最根本的清净,就是在修道的过程中,能够认知阿赖耶识及其含藏的各种善恶种子也都是空性的,用“什么”去认知呢?就是所谓的“明觉”,也就是藏传佛教说的“光明”,这个“光明”就是“如来藏”,它本身也是空性的,但却“了了常知”,当证得这个明觉后,会知道一切显现(阿赖耶识的“见”、“相”二分就是显现)都是它的变异和外延,于相分,这时候就会出现“郁郁黄花无非般若、青青翠竹皆是菩提”的觉受;于见分,就是“烦恼即菩提”。这时候,可以说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就象我们平常说“众生都是佛”一样。但如果在没有证得“如来藏”以前,简单地说“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是一种非常含混地说法,说众生是佛,是说众生的“本性”是佛,在这个本性没有被认知前,烦恼就是烦恼,众生就是众生,和佛有很大的区别,佛学中分出“胜义谛”和“世俗谛”,就是要将弄清楚这个问题。

 

  另外,认知阿赖耶识和证得如来藏是两回事,阿赖耶识的行相比较细微,但要认知却也并非十分困难。老梵曾经蒙堪布慈诚罗珠两次指示认知阿赖耶识,在这里不妨说出来给大家听一听。

 

  堪布曾经对我说:你去跑步,拼命地跑,跑到喘不过气来,这时候,你的眼耳鼻舌身只是接受外景,但意识却根本不能去分别外景,这时的意识就是阿赖耶识。

 

  因为粗大的分别念头需要呼吸来支持,如果连呼吸都来不及,人是不会去分别的。许多参加长跑地人都会有这样的经验,在长跑到“极点”时,他们可能连身体都会忘记,只是机械地迈步,根本不会去管两旁的风景和围观的人群。这时候的意识就是阿赖耶识,它只有简单的“五遍行”心所,“无记”地接受,没有第六意识善恶的分别和第七意识的执着思量。

 

  另一次,堪布突然指着桌上的纸巾对我说:你看,这一下就是阿赖耶识。然后就不是了。

 

  原来当我们触知外景时,第一刹那时是没有强烈的分别念头的,只有五遍行心所,你看见它是纸巾,知道它是纸巾,这时的意识就是阿赖耶识,然后才是第七意识和第六意识的执着分别:它是我的或者不是我的,我是讨厌它还是喜爱它。

 

  堪布他老人家慈悲和和智慧,真是无以伦比。

 

  我们在打坐时,完全放开心识,对内对外不加任何造作时,也能够感受阿赖耶识,但这个因为需要很强的定静功夫,所以一般人觉得很难。

 

  但认知阿赖耶识,和证得如来藏可绝对不是同一回事。阿赖耶识含藏无量无边善恶无记种子,本身具有昏昧性和无明性,我们必须通过集资清障,上师加持,或者是某种特殊机缘出现,才能显露“明觉”,认知阿赖耶识及其无量种子也是空性和光明的“游舞”。而那个“空性和光明”,就是如来藏。

 

  即使是在唯识中,也没有简单地说“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唯识家将第八识分成三个阶段:我爱执藏位、善恶业果位、相续执持位。鉴于篇幅,老梵不去仔细解释这三个阶段地具体意义,但粗略地讲:这就是阿赖耶识逐渐被清净的过程。大家如有兴趣去读一下唯识,这是非常简单的一些概念。

 

  唯识家还将第八识给予不同的三个名词:阿赖耶(有漏杂染的八识)、异熟识(还有异熟性的八识)、阿陀那(无漏清净识),并在八识的清净过程中,将这三个名词进行了相应的分配。说从凡夫到大乘七地菩萨,八识中这三名俱有,而到八地菩萨以后,阿赖耶识的名称就失去,只有异熟识和阿陀那识;到了最究竟的佛位时,只剩下阿陀那识了。

 

  在玄奘法师地《八识规矩颂》中,有“不动地前才舍藏,金刚道后异熟空”的偈子,说菩萨要到了不动地(第八地),才能够舍去八识叫“藏识”之名,没有俱生我执了,八识因此不能再叫“阿赖耶识”(阿赖耶是因为七识执持八识见分为我,而得“阿赖耶”之名)。而到了十地菩萨入“金刚喻定”时,连最后地异熟种子也被“空”掉,所以不能叫“异熟识”了,此时只能叫“阿陀那识”,是真正地无漏清净识。

 

  因此,绝对不能简单地说“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

 

 

  二、 阿赖耶识和如来藏的“实有”和“空性”的问题:

 

  在世俗层面上(世俗谛),如果我们谈到如来藏是否“有”和“无”时,当然会说“如来藏”一定是“有”,不然我们修行作什么?

 

  但如果我们进行胜义观察,或者真正进入如来藏的“境界”(严格地说,那不是一个境界)中,就不能轻易说它是“有”,还是“无”,更不能说什么“即有即无”或者“非有非无”,这就是所谓的“离开四边”(胜义谛)

 

  如果说它“有”,则等于说我们在观察和证知世界和生命最终极的真理时(胜义谛)时,那个“真理”成了一个“恒常、主宰、独立”的东西,成了“实有”,那“如来藏”和上帝也没有什么区别,这是一种“常见”;

 

  如果说它“无”,要吗会成为“断灭见”,说胜义中什么都没有;要吗就是在证知中有一个“无”的境界,那个“无的境界”,实际上还是“有”,即是所谓的“单空”。

 

  所以,经论在说到胜义谛的“行相”时,说它“离四句,绝百非”,四句就是“有、无、即有即无、非有非无”,百非就是“什么都不是”。

 

  禅宗大德们干脆说它“说是一物即不中”,又说它“周遍河沙无不是”,哈哈。这真是“如来藏”特点的表达。

 

  说到“空性”,最好能够加上“能证”和“所证”的来加以表达。虽然在真正证入时,能和所是“合一”的,但在表达时,却更能够让大家清楚一些。

 

  “能证”就是我们内心的那个作用,“所证”就是我们能够证得的那个“如来藏”。

 

  如果如来藏是“实有”的,那我们在能证上必须有“执”才行,因为有一个不变的,恒常的“所证“来让我们执着;如果我们在能证上完全“放下”,那在所证上也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实有”,因为能所在究竟时,是合二为一的。

 

  大家来看看我们最熟悉的《心经》中是怎么说的:以无所得故,菩提萨陀,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以无所得故”,就是所证时“无所得”,是空性。而“心无挂碍”,就是能证已经全部放下,所以没有什么值得挂碍的。这里说“空”

 

  当全体放下时,一切空性时,是不是什么都“没有”呢?当然不是,心经继续说: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缛多罗三藐三菩提。这个“阿缛多罗三藐三菩提”,就是“无上正等正觉”,就是“如来藏”。这里说“有”。

 

  前面说“空”,是说“如来藏”的相状是空性,后面说“有”,是说有“阿缛多罗三藐三菩提”可证,而且“真实不虚”。这个“空”和“有”,根本不矛盾,在藏传佛教中,就说是“空性和光明双运”。

 

  再简单一些,执持“如来藏实有”。连最基本的“三法印”也通不过。“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中的“诸法无我”,已经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没有什么“法”是有“实我”的,这个“我”可不是“人我执”的“我”,是“法我执”的“我”。

 

佛陀在《解深密经》中清楚地说: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成瀑流,我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在《楞严经》卷五中也说“陀那微细识,习气成瀑流,真非真恐迷,我常不开演”。

 

其实,关于阿赖耶识是否“实有”的问题,佛教中有一派叫“随理唯识”,这一派认为阿赖耶识“实有”,这里不多说,大家如果有兴趣,去看法尊法师的一本书,叫《四宗要义讲记》,上面说的非常清楚,并由此可以明白佛教关于“胜义有”和“毕竟空”的区别,如果要更加详细一些,可以去读益西彭措堪布的《入中论善说日光蔬》。可以更清楚一些。

 

  藏传佛教中还有一个派别叫“觉囊派”,主修“时轮金刚”,他们持中观“他空见”,认为如来藏“实有”,和中观应承派的“中观自空见”说法不同,宁玛派认为“中观他空见”高于“中观自空见”。

 

  缘起就是性空,因为是诸法俱是“缘起”,不是“实有不变”,所以才性空,因为诸法性空,所以才可能有缘起和合的显现。缘起和性空,如果离开了,缘起就会因为不是空性而“实有”,实有就不能“因缘和合”而没法“缘起”。而“性空”没有了“缘起”来显现,那性空也就是一个单独的东西,也一样成了“实有”,如何再叫“性空”。

 

  正因为缘起是空性的,我们才有可能证知其空性而放下执着,因为我们的身心本身就是一个缘起现象,如果缘起不是空性,我们的身心就是“实有”的,既然实有就不会坏失,那如何才能够涅槃寂静。因为阿罗汉的涅槃不究竟,和缘起相对,所以这个涅槃并不是真正的“不生不灭”的大空性,所以最后阿罗汉一定会离开涅槃而“回小向大”,去进入那个最究竟大空性,当阿罗汉离开他的涅槃,这个和缘起相对的涅槃也就“灭”了。

 

  而菩萨所证的那个空性,于定中,无法言说,于出定中,却绝对不离开缘起,所以才会有“郁郁黄花皆般若,青青翠竹皆菩提”的说法,《法华经》中甚至说:一切冶生产业,全皆实相。禅宗祖师们性之所致,说“真如”是“麻三斤”、“庭前柏树子”,也就是这个道理。

 

  再有,佛陀说的“十二因缘”,是说明缘起的规律,如何从“无明”而缘到“老死”,而“缘起性空”,却是说缘起的本质是空性。二者并无丝毫矛盾之处。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